贵阳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设计

嘉宾对话探寻人居可持续发展给人居审美新定

来源: 2018年08月10日

嘉宾对话:探寻人居可持续发展\给人居审美新定位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朋友们,大家下午好!这里是由中国建筑学会生态人居委员会第十届厦门人居主委会举办的,同样也是厦门市建设局、管理局、厦门泛华集团承办的中国生态人居论坛生态人居美丽生活高层会话即将拉开序幕。

首先对本届论坛给予关心和支持的各界领导,以及社会各界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样对来到活动现场的各位来宾朋友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本次论坛是在响应十八大生态文明建设,建设美丽中国的重大战略思想的背景,推进厦门生态文明建设的行程,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具有重要意义的高峰对话,同样也是围绕着探寻人居可持续发展,给人居审美的新定位等主题,多学科、多维度来进行深度的思想碰撞以及积极的交流。

众所周知,在我们现在所居住的城市当中,雾霾的事件频发,而交通拥堵不堪,城区内涝严重,愈演愈烈的都是城市病,已经引起了人们对发展模式的深刻反思。生态文明建设追求不仅是政府推动社会转型的新引擎,同样也是构建社会温馨包容的重要基石。

接下来我们将要有请中国品牌第一人,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著名平台战略家李光斗为本次高峰论坛进行开场致辞,掌声有请。

李光斗:今天其实我是客串一个嘉宾主持,等一下我们的科学家和我们的人文学者才是我们今天的主讲。在开讲之前,我给大家讲一下我的感言。

我们知道中国现在是世界上建筑摩天大楼最多的国家,全世界75%的起动机都在中国。最近这十年,我们盖的房子比欧洲一百年盖的房子还多,但是说实话,我们盖的房子却很难赢得世界的尊重。为什么会这样?我也去过很多我们中国古老的灿烂的文明。为什么中国现在盖的房子赢不得尊重呢?

当年为了盖CCTV的新大楼,我们请来了世界建筑大师,据说他问了央视的领导一个问题,说你想盖一个新大楼,你的CCTV的核心价值是什么?我们的领导答不上来,这就埋下了一个极大的伏笔。于是他就到大街上随抓了一个老百姓,说你知道CCTV吗?他说当然知道。说CCTV代表什么?老百姓调侃了,说CCTV假大空,他知道了,回去就设计,就有了我们这样一个大楼。

首先是假,为什么呢?世界上没有一个几何体是这样的,要么是长方,要么是正方,要么是圆锥,要不是椭圆,要不是一滴水,这是是在梦幻中才有的几何图形。

第二个是大,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建筑。

第三是空,中间挖了一个洞。他认为这就是你们的假大空。当然这是一个江湖的传说,有人说是对我们的诽谤。但是我说,表明了为什么在全世界都赢得尊重的建筑大师,我查了他的资料,他是哈佛大学的教授,为什么到中国被称为大裤衩呢?

我们说洋建筑师靠不住,那么中国的建筑师是不是靠得住,于是我们人民的新大楼,我们设计出一个什么来呢?我们的设计师说,让我重新设计我还是这个。说你是怎么设计的?说领导说要体现的主题,要体现出和谐,还要表现我们中国的崛起,于是有这样的一个新大楼。

我去新大楼了,美国的电视台把这两个大楼放在一块儿的时候,我们觉得不雅。所以我觉得在座有这么多的科学家、艺术家,我觉得厦门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地方,由于我们的科学家和艺术家从来没有坐下来好好的说话,所以我们才会有全中国,全世界75%的摩天大楼都在中国,但是为什么赢不了全世界的尊重。

为什么全世界的建筑师在中国都有很高的地位,经贸大厦请的是芝加哥最有名的建筑师,这个建筑师团队说,这帮人在中国吃喝玩乐,最后一个星期来到了杭州的西湖边,拿出了一个卡片机,还不是我们的单反,照着我们六百年前的塔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放大,交给了我们的经贸大厦交差,这就是我们的经贸大厦。有人说这有演绎,这些故事都没有得到考证,也永远得不到求证,但是给我们一些启发,中国的建筑出了什么样的问题,如何创造让后人引以为傲的建筑,如何我们符合今天的命题,什么叫生态景区。

我在很多房地产的协会做顾问,很多房地产商是我的好朋友,但是我们发现在造一个房子的时候,宁可多卖几平方米的房子,不愿意在整个的写字楼里面,多加一平米的面积。所以我们看到中国的很多的写字楼会有分众,也是我的一个同学做的,会赚很多的钱,我们等电梯,等电梯比汽车还要绝望,这样的写字楼是不是生态的,是不是和谐的。当全世界向左转的时候,你一定要向右转。当美国人都放弃说城市的核心区,我们到一个城市,说downtown在哪儿,人家说都是穷人住的地方,包括在华盛顿,说那是治安最不好的地方,富人都逃避城市,住在远离城市的地方,住在马力兰州。

我昨天跟泛华的老总做过沟通,我觉得他们其实在寻找一种超越的方法,但是在中国消费者可能并不买账。房地产公司在和各种领域结合,像论坛类的,博鳌亚洲论坛,最近的消息G20都要在那里举行,你想想那个地方会成为一个非常热的地方,但是北京人都觉得太远了,在怀柔。但是按照全世界的观点,那可能是开车一个小时,甚至是一个半小时,都是离中心城市最舒适的地域。

我们住在酒店,我们可以看到海景,美国人买房子,这样的房子就升值了,文化类、教育类、餐饮类等等,我今天提一个概念叫艺术类地产。当年我们三亚这座城市定位的时候,他们请我们去,说三亚在整个北纬18度上有很多城市,有夏威夷,有我们得到都知道的迈阿密,但是三亚怎么差别?如果是我们跟夏威夷拼海滩,我们永远提不过,所以我提了一个概念叫美丽经济。所有的城市都盖体育馆的时候,非常奢侈的时候,遍地鸟巢,遍地水立方,非常像。

你可以到我们这里选美,我们免费给提供场所。很多人为什么去三亚,因为三亚美女很多。其实说实话,三亚的美女,就人均美女拥有数量来说,比我们厦门少得多。但是为什么它的房价,它的旅游的峰值人口,甚至人均旅游收入要比我们高很多,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做的一件事,章子怡最近也是一个红人,把他作为荣誉市民,我们就给这些各个名人颁一个荣誉市民,市长就说了算,他们自己出飞机票去领这个证书,这就是美丽经济的特点。

如何创造和谐的生态人居,我举一个房地产的案例,我在我的家乡内蒙古呼和浩特,我们要做一个房地产策划的案例,市中心的一个城市,其实这个位置是交通非常拥挤的地方,我们发现最大的亮点是什么?是公园。但是这样的公园,我们看只能见到公园的一角,我们就和建筑师沟通,怎么让你的建筑和公园融为一体,这是我理解的生态人居。你们的中央人员创造一个生态人居的奇迹。我们在画图的时候,你把中间的一个轮廓打掉,少盖一幢楼,你的房价可能提高每平米平均几千块钱,你算算这个账。

我们通过一个地下水系的连接,把公园的水引到这个小区来。我不是在卖房地产,我是在卖一个公园,甚至是原生态的大树一棵都不砍,全部都保留,结果卖成了当地最贵的一个楼盘。而居住的舒适度也提高了,城市像一个敞开的客厅一样。市长跟房地产商最大的矛盾就在于,房地产商不肯越红线,每一寸都盖满楼,这样给我们人的心情非常的压抑。

在我们整个策划的过程中,如何进行破坏性的创造和具体的案例,1972年新加坡建立了一个国家,脱离了马来,他的面积是多少呢?面积只有600平方公里,跟我们厦门岛差不多。当年新加坡的李光耀跟他的旅游局长说,我们要建立一个新国家,只能在公园里面建城市,而不是在城市里建公园,我最大的收入可能是旅游业,而不是高科技的工业。旅游局长说,我们新加坡什么都没有,怎么让人来旅游。李光耀说了一句话,什么叫创造,重新组合也叫创造,上帝给我们一年四季的阳光,常年的温度都是27、28度,难道我们还不能创造一个奇迹吗?说埃及有金字塔,狮身人面像,丹麦有美人鱼,这两个能不能组合呢?创造了一个故事,鱼喂狮。把鱼和狮子结合在一块儿,讲了一个故事,这是世界上最有灵醒的动物,游遍了大江大海,最后来到了美丽的新加坡,发现这里是非常好的地方,其实是鸟不生蛋的地方,可能连玉米都种不出来。但是又吸引了所有人下南阳,新加坡成为一个中国,乃至中国人移民创造的一个奇迹。

我听这个故事的时候,当时我大学四年级,代表中国的大学生,参加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大专辩论会,我学会了一个词叫破坏性创造。所以重点是新组合,也是创造。为什么中国历史上那么好的建筑,但是我觉得也很可惜,因为中国人是善于用木头盖房子,而西方人用石头盖房子,西方人留下了宏伟的建筑,我们很多的东西却在一场大火毁灭了,这也是今天的主题。

乔布斯有一句名言,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是当艺术和科学的联姻,也就是艺术遇到科学的时候,才能够创造出辉煌的业绩,创造出伟大的发明。我希望今天下午两个小时多的头脑风暴,因为我们请到了我们国家在生态人居方面著名的院士、科学家,也请到了我们南中国著名的人文学者,包括我们的佛教的导师。我觉得最精彩的时刻应该留给他们,我接下来会以嘉宾主持的身份,把各位嘉宾非常好的头脑风暴串起来,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李光斗教授的精彩致辞,接下来就到了咱们本次高峰对话的时间。同样接下来请允许我介绍参与本次对话的特邀嘉宾,他们分别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员、中国生态学会名誉理事长王如松先生!有请!接下来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第二炮兵工程设计师、研院总工程师少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侯立安先生!掌声有请!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环境与节能研究院院长、中国建筑学会暖通空调分会理事长、研究员徐伟先生,有请!中国建筑学会生态人居委员会主任、北京新型材料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薛孔宽先生,有请!沩仰宗第十代传人、现任戎幢佛学研究所所长、闽南佛学院研究生导师、中国社科院佛教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济群法师,有请!厦门大学哲学系美学教授、福建省旅游学会副会长、著名美学家卢善庆先生!厦门大学人口与生态研究所研究生导师、福建省人口学会副会长郑启五先生,有请!知名文化人、作家、楹联协会理事许鹄翔先生,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几位专家学者的到来,有请。

主持人 李光斗:接下来我给大家客串嘉宾主持。我从来没有主持过,希望大家多多包含。我想我抛出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在座的观众一定想了解我们在座的科学家和艺术家,你如何来理解生态人居这样一个概念。那么你认为在全世界哪些国家或者是哪些城市,他的生态人居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值得成为我们的标杆和榜样,你去过的哪个地方,到现在让你觉得仍然你非常希望,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居住在那里,让你感觉到非常心情愉悦的和谐,我们就按顺序,第一个请我们的中国建筑协会人居委员会主任薛孔宽教授给我们做第一个发言。

薛孔宽:我第一个发言,压力很大。刚才李老师问了几个问题。作为我个人来讲,在从事生态人居这个领域做了很多年的探索,作为生态人居,应该讲自古以来我们人类所经过的居住环境,相当一部分居住环境都是沿着生态人居的脉络走下来的。最早的时候,是人们依赖自然,来创造自己的居住环境。再后来我们有一定的条件以后,就借助自然空间来创造我们的居住空间。包括我们的土窑。随着近几百年我们工业文明发展之后,我们就出现了技术的发展、科技的发展,人们感觉到就能够用很多的科技技术,代替现在市场环境,能够提供给我们的舒适度。就形成了我们现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各种各样的建筑。包括我们利用我们的空调来达到我们的舒适度。随着现在的发展,我们就发现问题了,这样下去以后,城市的发展不可持续,乡村的发展也存在着很多不和谐的因素,这个时候我们就开始寻找新的途径。

如何利用自然界给我们的条件,来创造生态的环境。不足的部分用现在的技术去补充,这是生态人居的发展过程。过去有人问我,什么叫生态人居呢?我说什么样的建筑,我们都可以努力创造生态人居,不是城市里才是生态人居,也不是郊区的建筑或者是农村的建筑叫生态人居,只要符合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就是生态人居。我们在我们国家发展的历史上,也在努力争取,在国际上也是沿着这个脉络。所以说我们在国际上也走了很多的地方,并不是围着生态人居去寻找建筑,或者是寻找这个村庄,而是在他们的建筑当中寻找哪些组合。所以说刚才李老师让我举例子。

生态人居这个体系要去寻找,在德国有一个公园,进去以后发现什么呢?发现整个的公园就像原始状态一样,我们现在怎么样能够朝着这个方向来走呢?今天在座的都是我们这个领域的专家、学者,和我们的文化泰斗们。作为生态人居的考证,我一直在追寻着从技术学的角度上来看,如何实现在自然界的情况下,建造我们的生态人居。脱离了自然环境,我们现在所做的建筑,就存在着一个不可持续的问题,包括我们现在城市当中发生的雾霾现象,交通堵塞现象和水的污染现象等等。

我就是先说这么一段,总的来讲,我认为这是一个转移期,由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转型的过程中,我们有很多的方向,需要我们去努力,尤其是新型城镇化建设,我们新型城镇化建设,到底要建成什么样的新型城镇化,新型在哪里?可能很大程度上我们在自然环境的生产力方面

嘉宾对话探寻人居可持续发展给人居审美新定

,以及新型城镇化方面,我们都想得到一些理解和探讨。我也希望今天我们在这个对话当中,有更多的想法提问,根据我们的理解,向大家做一点解读。

主持人 李光斗:我们让我们的院士定义一下,用最简洁的话表达出来,我们两位院士都在,先由我们王如松院士用简洁的话告诉我们大家,什么样的居住环境是属于符合生态人居的标准。

王如松:我觉得生态人居是生态关系和谐的人居环境的简称,生态是个中性的名词,是包含人在内的生物和环境之间的关系。这个关系有好也有坏,我们现在讲的生态人居实际上是生态关系和谐的这种人居的一种简称。大家都去过北欧、美国好多地方,我觉得生态人居和社会发展阶段有一定的关系,在原始社会,我们的原始的人类的祖先和自然融合的很好,他们哪怕盖个小窝棚也是生态人居。我记得1990年第一次到美国去的时候,美国有一个亚特兰大的类生态学院,学院有一个教授,对中国的国学非常感兴趣,就邀请我周末到他的祖父给他遗留了一片山林,他在里面盖了一个小木屋,他有四个孩子,带着他老婆,旁边是一条溪水。因为他是研究生态哲学的,他在墙上挂着老子的画像和道法自然,并且送给了我一本书,老子道德经的英文版。我觉得他的那个小木屋就是一种生态人居。

自己种点粮食,吃点水果,清甜的水,每周下去两次教书去,一家三四个孩子也都很好,很自然,我觉得这是生态人居。但是对我们国家,我们现在社会的发展阶段,现在有的是过分追求奢侈了,实际上我们的生态人居首先有自然的含义,我们要顺应自然,我们要保护自然和尊重自然,按照原来的风水来建的人居环境,首先是自然的。

其次是经济生态的问题,我们的人居不应该是满足高端收入的或者是很穷的,我们应该是一般老百姓能够负担得起的一种人居。另外我们的人居一定要有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这种生态。比如说北京的四合院,我觉得以前那是很好的一种生态人居。当然也有它的缺点,实际上也是好事,比如说早晨倒马桶,郊区的农民赶着马车来,把粪便带回去,拿到乡村去了,实际上也是很好的。有落后的地方,但是我们现在的人居离那个生态人居差距还是很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随机文章